早上起来,感觉身体什么地方不对劲,头也晕晕乎乎,肚子也咕咕噜噜,连每天必做的清晨搏击操(简称晨博)也没做。应该没啥事情,索性不管他,继续该干啥干啥。
  中午睡了一觉,感觉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厉害,头晕、心慌、流虚汗、肚子疼,一向胆小怕死的我实在忍受不住了,决定去医院一趟。
  打车,去了三公里外的中医院(我还是个比较传统的男人,比较相信中医)。到了医院,导医小姐特热情,可劲的让我挂专家号,一问:多钱?回答:20!我用鼻孔发出哼的一声表示我的蔑视:专家?弄一老头穿一白大褂就专家了?我扔出一张五元大钞:来个普通号!
  进了门诊,别说,大夫还真热情,甭看是一个二十来岁白白净净的小伙子,看起病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,望闻切问,一丝不苟,可等都鼓捣完了,小伙子眉头皱起来了,盯着我看了半天,把我看得都发毛了,心里直哆嗦,自己嘀咕“大夫,有话说话,您别老盯着我看啊,我脸上又没写着
  字……”年轻大夫盯了片刻,终于下定决心,拿起电话拨了个号“赵老师,麻烦您来一趟,有个病人……”放下电话,回头对我特客气的笑了笑“您稍等一下,我让我们医院的客座专家赵老师来给您看看”我心里咯噔一下“这是要干吗?难道要黑我钱?”
  没等我瞎琢磨完,一个特慈祥的老头推门进来了,年轻大夫赶紧起来让座,老头坐下对我一笑,继续望闻切问,照样一丝不苟。等鼓捣完了,干脆不理我,身子往后一靠,眼睛一闭,眉头一皱,从那里琢磨,年轻大夫赶紧靠上去,刚想说话,老头摆摆手,说“你打电话把钱教授请来。”我心里一惊“黑我钱不用这么大血本吧?难道我真有什么问题?”这么一想,头上的虚汗更厉害了,手心也开始出汗,心跳更加不正常了。
  有个三分钟,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进来了,照旧冲我一笑,然后望闻切问,等鼓捣完了,还是闭眼、皱眉,那先来的老头和年轻大夫赶紧凑上前去,三个人嘀嘀咕咕,我竖起耳朵使劲听,勉强听到了“心律不齐”、“血压偏低”、“不好办啊”、“这个结论很难下啊”几句话,我当时几乎都要听见了自己的心跳,天啊,真的要麻烦了?
  终于,那个年轻大夫向我走来,我以为他要跟我说话,刚想出声,只见年轻大夫伸手摸起了电话“你好,麻烦让孙老师来一下”。我感觉喉头发干,眼前开始出现星星了。。。突然想起了从什么地方看到的“健康赤字”的说法,还想起了那句话“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。。”
  正胡思乱想呢,又进来一个老头,压根就没看我,那三位就把他拉了过去,四个人继续小声商量,那个孙老师突然高声说了一句“万一误诊~~”刚说了半句,就被旁边的老太太拉了一把,孙老师立时住了声音,回头看看我,摇摇头,叹口气,然后继续和他们小声讨论。我的心突然沉了下去,看来,这次老子是真中奖了,三个专家都不敢给我确诊。。。。偷偷的摸出手机,找到那个最熟悉的号码,发了一条短信“亲爱的,我们分手吧,我得了绝症,三个专家至今不敢给我下结论,也许现实太过残酷。就这样吧。”
  刚发完短信,我听到了一个沉重的声音“把李院长请来。”我感觉眼前一黑,脑袋里面嗡的一声!天啊,真的要面对这个结果了,我才26岁,我还没结婚,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两岁幼子~~天啊,我不想死。。。。
  终于,院长来了,几个人凑到了一起,依然小声的商量,偶尔漏出一两句“这个责任很大啊”“不能真的这样吧?”“我们三个都看过了,应该不会错”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”之类让我心惊胆战的话语。终于,院长的声音高了起来“我看,确诊吧。就这样了,我来签字,万一出问题,责任我负!”院长转身向我走来,坐在我的对面,在我的病历上龙飞凤舞,然后拿过处方单开始写,最后想了想,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什么东西一起放上。然后交给了年轻大夫“你带他去吧,万一有疑问,让他们给我打电话。”年轻大夫拿起病历和处方单,对我说“跟我来吧”我默默的站起身,从几位老专家脸上一一看过,我心头一沉,跟着年轻大夫出了门诊。
  空荡荡的走廊里面只有我们两个皮鞋的哒哒声,没有其他声音,我的思绪跟着这声音越走越远,我还年轻,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,我大好青年,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才高九斗学富六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,就这么去了?
  突然,脚步声停了下来,我低着头,没敢抬头。年轻大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“没事的,别担心”临终关怀?呵呵,我苦笑。默默的想着事情,任由年轻大夫从那里和他的同事说着什么。
  终于,年轻大夫把病历和一个纸袋子塞到了我的手中。
  “可以了,回去吧”
  我抬头,看着他“大夫,不用住院?”
  “不用,回去好好看看病历,顺便赶紧把这些东西吃了。哦对了,你得把病历里面那个卡给我,那可是我们院长的饭卡。”
  “饭卡?!”
  “对啊,就是它。好了,没事了。赶紧回家吧。”年轻大夫从我的病历里面抽出一张卡片,然后冲我挥挥手,走了。留下一个茫然的我。
  我迟疑的抬头,发现身边的门上写着“食堂”。我低头,打开手中的纸袋,一脸的惊愕,再打开病历,惊愕变成了苦笑。这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,接听,耳边传来她带着哭腔的问话“你怎么回事啊?大夫怎么说?严重嘛?要不要住院?”
  我有气无力的答复“不严重,不用住院,给我开了药。”
  “什么药?”
  “俩包子!大夫说我这是饿的!”
  我随手把病历扔到一边,敞开的纸页上龙飞凤舞的写着“小伙子,以后记住按时吃饭!”


本站提供QQ号码免费申请、辅助申请QQ号、自动QQ申请工具等QQ号码免费申请服务!